歡迎來到學術參考網

熱門搜索

國防專利制度賦予國防專利的價值探析

發布時間:2019-03-16 10:23

  摘要:國防專利制度是在充分考慮國家安全和國防利益的前提下,結合國家專利制度和國家保密法律法規的要求而形成的。與普通專利制度相比,國防專利制度有其特殊性,尤其是在權力歸屬和保密性兩個方面,本文主要從這兩個方面探析國防專利制度賦予國防專利的經濟價值和社會價值。


  關鍵詞:國防專利;制度;價值


  中圖分類號:DF4文獻標識碼:A文章編號:1005—5312(2012)27—0281—01


  一、國防專利保密性


  (一)現實情況


  由于涉及國家安全和國防利益,國防專利具有保密性的特質。我國關于國防專利的保密工作主要是依據《保守國家秘密法》、《國防專利條例》、《中國人民解放軍保密條例》、《國防科學技術成果國家秘密的保密和解密辦法》及國家專利局第四號通告展開的。國防專利的保密工作是全程性的,從申請、受理、審查到轉讓和實施的全過程都要遵守有關的保密規定。


  我國在國防專利的保密問題上抓得很緊,在各個環節上都有嚴格的保密程序規定。但是,這其中卻少有對保密性實體標準的具體規定。這樣的法律規定給國防科技成果創造者一種國防專利保密性適用范圍寬泛、保密程序繁瑣的印象。


  談到保密的現實情況,不得不提及解密的現實情況。根據《國防專利條例》及《國防科學技術成果國家秘密的保密和解密辦法》的規定,國防專利的解密分為兩種情況,一是國防專利局決定解密;二是國防專利權人提出解密申請,國防專利局審查后決定解密。滿足以下條件的國防專利應當予以解密:(1)保密期限屆滿;(2)用于已經退出現役裝備的;(3)已經有接替技術,原有技術無保密價值的;(4)雖屬現役裝備中的國防科技成果,但其主要秘密國內外已經通過專利或其他途徑公開,失去保密價值的。


  我國法律對國防專利解密有具體規定,但是,迄今為止,我國解密的國防專利不到十件,而且都是由國防專利權人請求解密的。雖然對國防專利的解密給出了兩條途徑,但是,首先我國國防專利局方面,在解密機制及配套的解密機構設置方面還很薄弱,還沒有篩選、甄別現有大量國防專利的密級的能力;其次,面對國家秘密的“高壓線”警示,多數專利權人敢于定密,卻不敢輕易提出解密的要求。


  (二)對國防專利價值的影響


  相比普通專利來說,保密性是國防專利的另一重要特性,這是不可回避的。專利制度的建立,就是以授予發明者特有的技術使用壟斷權為代價,換取發明者公開技術成果,從而推動社會整體的技術進步。不公開,就不能在法律上獲得技術的使用壟斷權,從而通過這種壟斷權獲得更多經濟價值的可能性大大降低;對現有先進技術不公開,推動社會整體技術進步更無從談起。由此可見,公開的程度也決定了國防專利的經濟價值和社會價值可以實現的程度。


  二、應對策略


  (一)權利歸屬的調和


  權利歸屬問題給國防專利價值的實現所帶來的負面影響,主要是因為公權力的介入,影響了私權利的自由行使。要調和這一矛盾,筆者認為,私權利的權利人由于公權利的介入,其經濟利益受到了一定的損害,那么,是不是可以從制度層面給予私權利的權利人適當的補償措施,從而拉動其開發新技術申請國防專利的積極性。公權力的行使,必然是對技術資源的一種計劃性分配模式,缺少競爭機制,那么,在一定范圍內,通過一種特殊的補償措施,形成一種技術競爭模式,就顯得尤為重要了。這樣,才有極大的可能性在國防領域形成一種技術競爭的氛圍。


  (二)保密與公開的調和


  筆者認為,要調和保密與公開這兩個對立面,可以從兩方面著手。


  第一,在嚴格的保密制度下,盡量擴大公開的范圍。據對哈爾濱工程大學國防科研人員的隨機問卷,有94.5%的科研工作者認為國防技術信息很難獲得,這是制約他們科研的最大瓶頸;有89%的科研工作者認為本領域的國防技術信息很難獲得。那么,如何即擴大公開范圍,又不觸及國防保密的高壓線呢?首先要調整信息收藏機構的管理模式,調整人力做好現有信息的按領域及重要性的分類歸檔工作,新入信息的直接登記分類。相應領域的不同密級的涉密人員再做好相關登記手續后,應允許其進入相應區域進行信息查閱。改變那種“反正涉密信息能看的人少,隨便歸一歸類就好”,“一般人,不讓他看”的心態。保密是一種資源的消耗,泄密是一種國家利益的損失,當這種資源的消耗大于可能損失的一些利益的時候,我們需要做的是一種權衡。


  第二,我們不能做到保密和完全公開的同時并存,也許,我們可以找到一種較好的方式,今早使一些“國防專利技術”公開,那就是盡早解密。面對“泄露國家秘密罪”這樣的罪名,大家當然更愿意定密,而不愿意解密,這也是造成“重保密”、“輕解密”現狀的主要原因。這也導致很多很有價值國防技術的浪費,很多技術甚至已經變得相當落后,還沒有解密。那么,要解決這一問題,當然要由國家出面,建立配套的解密機構,配置各領域專家,除了做好,解密工作,也應該積極推進響應技術的民用方向的轉化。  作者:韓芳,本文來自《東南國防醫藥》雜志

千里馬論文網:http://www.nwajav.tw/fx/sf/226115.html

上一篇:昭通市司法鑒定在建筑工程司法鑒定中的實踐與創新

下一篇: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性案例評析

相關標簽:
11选5组选2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