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學術參考網

《自流井》:井鹽史與井鹽文化的瑰寶

發布時間:2019-06-14 10:52

  2005年是出生于四川自流井的“左聯”老戰士、著名作家王余杞誕辰100周年。上海“左聯”紀念館為此舉辦了王余杞百年誕辰紀念活動。王余杞是“左聯”的老戰士、老盟員,上個世紀20年代后期就活躍于我國文壇,寫出了具有社會影響的眾多作品,深受魯迅、郁達夫等著名作家關注。他在天津主編大型文學月刊《當代文學》,并在北方“左聯”改組后擔任作協執行主席。


  作者:張國鋼


  在紀念活動之前,從海外傳來佳音:王余杞失散已久的長篇小說《自流井》,竟赫然陳列在美國華盛頓國會圖書館的書架上。這不僅是“左聯”紀念館的喜事,更是該書的故鄉――四川省自貢市(原名自流井)的殊榮,因為該書雖為長篇小說,但它“關于當地的特殊出產和特殊的社會情形”的藝術再現,以長篇巨制在廣闊的社會生活背景上對自貢鹽場生產及生活的描繪,堪稱井鹽史與井鹽文化的瑰寶。


  值得慶幸的是,四川省自貢市檔案館里珍藏著《自流井》一書1944年的初版本,這在國內絕無僅有。自貢市人民政府近期還將再版發行此書。這不僅可以告慰九泉之下自貢市人民的優秀兒子王余杞,而且它彌足珍貴的歷史價值必將為井鹽史和井鹽文化的研究發揮獨特的作用。


  封建鹽業家族的興衰史


  王余杞,1905年3月9日出生于自流井一個家道中落的鹽業世家,系“王三畏堂”后裔。他從小天資聰穎,喜歡文學,16歲時離開故鄉隨親戚到北平念書,1924年考入北平鐵路管理學院,畢業前夕曾東渡日本實習。他從學生時代起就受反帝愛國思想的影響,積極投身于革命文藝運動。1925年由陳道彥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后北平黨組織遭破壞失去聯系)。大學期間他就開始從事文學創作,主要作品有:《浮沉》、《急湍》、《自流井》、《海河汩汩流》、《,隋分飛》、《朋友和敵人》、《將軍》等。


  《自流井》是王余杞的第二部長篇小說。1934年,王余杞回故鄉自流井探親,對家鄉境況日非、商業資本抬頭感觸頗多,于是他以“從四川搜集辦井燒灶的新材料,對家族的片斷回憶,乃至商業資本侵入的具體情況”,用一年多的時間在天津創作了這部長篇小說。先是在媒體專欄上連載,后于1944年3月由成都東方書社單行出版,作者署名為“曼因”。


  關于《自流井》的寫作,作者在該書的《序》中講到:“當人們驚異地注意到自流井的時候,我便也記起了自流井,因為我生長在自流井,自流井原是我的故鄉,對于故鄉,我自信比別人知道的多一些,不僅知道,而且認識了解――關于當地的特殊出產和特殊的社會情形。”


  “我的家本是一個封建組合,而在資本觀念逐漸加深的今日,所謂道義――是封建思想里面的精英,委實已不能維系人心,只知有己,不知有家,家的形式已沒法顧全;加之習于安逸,不懂得生活的艱難,缺乏知識,睜開眼睛不曉得世界有多大;不但不能和人競爭,而且不能自謀保守;所以一經打擊,便立刻崩潰而不可收拾,自是理有固然。”


  “我家里的一些人物,我倒不僅看見他們的面貌,而且清楚地看穿了他們的內心,他們的習性,他們的見識,他們的信仰。”


  “總之,我的家之破產是必然的――我便從這里開始寫起。努力地寫,并且寫出在變為天堂以前的‘魔窟’中的一角,那一角,正可以反映出中國社會今日內地的一般情形。”


  《自流井》正是以作者自己的家族為原型,描寫了在上世紀二三十年代中國進一步淪為半殖民地的社會情形下,“富壓全川”的鹽業世家“王三畏堂”由興盛到衰敗的歷史,形象地揭示了憑借舊式原始井鹽生產方式來維系其生存的封建鹽業家族在帝國主義的壓迫和新興資產階級財團的控制下必然破產的趨勢。


  井鹽生產的藝術再現


  王余杞出身于鹽業世家,對于自流井的“特殊出產和特殊的社會情形”,從小就耳聞目染,自然比別人知道得多一些。在這部長篇中,作者以自己家族的興衰為生活原型,演化出入物故事,成功地表現了井鹽生產的悠久歷史和它特殊的生產方式,并生動地描述了鹽場風貌:“天車繁密得像蔗林,黑煙騰空,像一片濃霧,機器單調的喧聲,轟得說話都要放大喉嚨――卻也使人興奮,轟聲正表示出生活的掙扎,如萬馬軍中生死存亡的決斗”;他以王家少年的視角來寫鹽井的開銼、鹽鹵的提取、鹵水的貨運、火井盆的安置,以及熬鹽的工藝等,寫得饒有興味,令人神往。這些描寫不僅可以使不了解井鹽生產的人獲得感性知識,即便是熟悉井鹽生產的人也要點頭嘆服。作者還在更為廣闊復雜的社會生活場景中,描寫了古老神奇鮮為人知的井鹽生產及方式的變革,“產、運、銷”三者的矛盾以及引起的一系列斗爭。因此從某種意義上說,這部小說的社會價值,恰恰就在于它藝術地再現了自流井“特殊的生產和特殊的社會情形”,也因此為世人矚目。


  值得一提的是,作者在該書《序》中,按產鹽區域、產鹽種類、鹽井種類、灶戶種類、采鹵方法、制鹽方法、運銷岸別、運輸方法、鹽商組織、工人種類、工人生活11個方面,對自流井作了概述,是不可多得的井鹽史料。


  鹽都民俗的寫真


  “人都愛著他的故鄉,我自然是熱愛著自流井,每因為愛之深,望之切,責備求全,在所不免”。(《自流井?校后記》)作者以他對故鄉的眷念,在《自流井》中寫出了自流井獨特的民俗:新年正月夜里的燈會游藝,吸引著一直洶涌到東方發白的人們;春日里“嗚嘟嘟”的過山號和已然撲向彩云的風箏把童年的夢幻引向天際;端午節的粽子、鹽蛋、雄黃酒,以及門上掛的菖蒲和艾葉,散發出略帶苦澀的川南風俗的異香;盛夏時節,去水塘浮“狗扒搔”、浮“仰天推”、踩“假水”、栽“汩斗”,更把少年的情趣和故鄉的山水交融一體。


  作者還以他對故鄉的熟悉,描繪了自流井獨特的鹽場生活情形:無數的無線電臺般的“天車”高聳云際;每家井都供著井神,每家灶都供著灶神;鹽井的主人們,乘著碧綠的藤小轎,飛一般地進出于他們擁有的井灶間,鎮日家吃喝嫖賭抽,奔走軍閥權門,壟斷當地公事,坐在茶館里說女人,曲著指頭挖鼻孔,考慮如何削減工人的工資,增加工人的工作,蔑視工人的利權,拒絕工人的要求;封建家族神奇的祭祀、熱鬧的宗祠月會、輿馬的排場、抽大煙的講究;工人整天呼吸著煤灰,“茍延殘喘的掙扎于辛勞的苦工和滿布煙塵的氣圍里”;“相因”、“行市”、“背時”、“滅隔”、“丘二”、“棒客”、“涮壇子”、“清絲嚴縫”等自流井方言土語,無不生動形象,鄉土味十足。


  《自流井》以鮮明的井鹽地域特色,藝術再現了自流井“特殊的出產和特殊的社會情形”,它的民俗性、民間性、民族性,使它跨越太平洋,陳列在美國華盛頓國會圖書館,這一跨越洲際的文化現象說明,越是具有民族特色和地域特色的作品,就越具有世界性。本文來自《中國井礦鹽》雜志

學術參考網:http://www.nwajav.tw/qt/wjzl/226958.html

上一篇:宋文京:書畫在書畫之外

下一篇:中國家電產業基地

11选5组选2技巧